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六十九:前尘往事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69.

撩开绸衣的袖,年迈的大夫伸手将指头搭在男子那段皓腕上诊脉。

曲鉴卿披散着头发靠在床头,他脸色是病恹恹的苍白,半垂着疏而长的眼睫,眉宇间有几分隐忍的痛楚。

香炉中也不燃安神香了,改成了混着草药的艾团。白烟袅袅,是苦涩而浑浓的草药味。

未几,老人起身,将炉中仍带着火星的草木灰装进了敞的小手炉中,而后端着小手炉在曲鉴卿手臂周遭熏了一圈,再于腕子处轻轻一拍,示意他脱去亵衣袖子。

只见那原本光洁白皙的上臂,皮却有两处古怪的青黑色条状凸起,约莫有一寸长,随着老人将手炉挪动,也在皮缓慢地蠕动着,到颈子周遭时却又便消失不见了。

“如何?”曲鉴卿问道

岐老收了手炉放回到案上,应道:“以身饲蛊一事毕竟有违常理,老朽行医多年也是头一回驱用这苗疆的邪物。现看来,大人的身子并无大碍只是有些孱弱,那蛊也活得好好的,但难保几日后取蛊时便不会事……”

曲鉴卿阖眼,缓缓说道:“您尽力即。”

送走岐老,曲鉴卿披上衣裳,稍作休整,便吩咐曲江备马车去曲家老宅。

祠堂里静的很,仅有曲鉴卿一人。

他点上檀香,俯身拜了,插在一处牌位前的香炉里,跪在了蒲团上。静默良久,才说道:“月翎来找我了,她要带默回去。”

他嗓子有些哑,说话时声音也压得很低,语调平平地陈述着:“我当年骗她说默早夭,这回许是她在北疆见着默了,跟着北越的使团到了燕京……”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