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癫狂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癫狂

日落月升,银钩洒霜白,沿着石阶,阶阶升。

银辉倾洒,烛映照,乌压压的一片檐瓦映眼帘,也不知有几重楼阁重院。

累累灯火,映譬星,缀夜成昼。

殿倒要看看,待你遭那万人践踏之时是不是还以说一句奉陪。

沈庭嗤笑一声,拽着方蘅疾步穿过枯枝低垂的曲桥,踏过九转回廊。

他足尖轻点,撕破夜雾,如无人之境,沿途侍女仆从俱纷纷退避。

一路灯烛火曳曳璀璨,摇摇晃晃,忽明忽暗的光影映俩人步履匆匆的身影。

但见长廊掠影,他衣袍翩翩,她裙摆拽地,随行飘摇,翩然拂动,恍如谪仙。

沈庭扯着方蘅步寝室,他足后跟一磕,重重地叩上了房门。

宽长的袍袖飞扬起来,他掌风所及,一室灯辉尽灭。

任方蘅早料到了这一刻受辱之事已成定局,但随着房门合上的响,心底还是生了凉意。

身畔的气息如利刃倒悬,令她有一瞬间的骨悚然,纤指不觉地掐。

心中发憷,她终究没办法像表面上那样镇定。

沈庭态戏谑,瞳孔却已赤红,眼波流转间偶尔掠过的那一两束复杂光芒,也饱着占有与毁灭的绝望颓戾。

经年累月的怨气,化作了近乎癫狂的亢奋,得他将她用力地推到门扇上,随即欺身覆上,两人的身子密贴合。

不待她躲,他的指挲至她后颈,微微用力一托,微凉的已带着狂怒掠上了她的间。

充斥着恨意的声音如风刀霜剑般绞割着她的心,这嘴也并不比别人的嘴好吃。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