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5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天亮时,陆徜驾着车赶到浔镇,随便抓个路人问明医馆的位置,没久便到医馆前。简明舒仍旧没有醒转的迹象,头上扎的布条被血染透,触目惊心,曾氏已然眼眶通红。医馆的门总算被陆徜敲开,姗姗来迟的大夫还来不及抱怨,就被陆徜拉到车前。

掀帘一看,大夫也不敢怠慢,忙唤将人抱室,又找来医婆,由曾氏帮着一通诊查。良久之后,大夫着手来,坐到案前提笔写方子。

透过半掩的门,陆徜只瞧见满地被血染红的布帛,心跟着一,转头问大夫“先,的伤势何?”

大夫奋笔疾书,头也不抬道“小娘子运气不错,那高的地方来却未伤及脏腑,已算不幸中的万幸,手臂脱臼已经接上,脚踝扭了,身上几外伤,医婆已经在里面上药。”

“那何时会醒?”陆徜心中稍安,又问道。

“那就得看的造化了。身上虽无致命重伤,头上的撞伤很深,现已用桑白合,不过天底最复杂的就是人的脑袋,头上的外伤好办,但是里头怎样,就不好说了,得观察几日再看。这是药方,先吃着看看,外伤要每天换一次药。”大夫说话间已经写满一张纸,撂笔纸,待墨半干后才把药方推到陆徜面前。

陆徜的心又沉沉落,刚要接药方,大夫忽又收回,审视般斜瞥他“这小娘子是你何人?又为会何跌落山崖?”

瞧大夫那神情,倘或他一个答得不对,便要报官。陆徜想了想,正道“在江宁县举子陆徜,里头那位是我母亲,伤者……是我妹妹。我带着母亲妹妹赴京赶考,路上遇到盗匪掠劫,妹妹遭了罪,推搡间从山坡上落。”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