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79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那卫献走后呢?”宋清沼亦问道。

当时堂上应该不止卫献、魏卓和烟芍三人。

“他走之后,卫朝很快也离去,其他服侍之人也跟着退去,席上只剩我烟芍。我不知道烟芍是否被卫献提前代药一事,反正她就留在席间舞。我没开,她也不离,直最后累跌上,才被扶。她离席之时,大概近子时末。”魏卓道。

经他一说,这案子算是有了些眉目。

“以魏叔的耐,要想成功迷你,那药量应该得很大,所以卫献饮酒后定也会很快失去知觉。那又有两种,一是卫献昏阙后失足跌落莲池溺亡,属于意外;二是凶手发现卫献昏阙后临时起意手杀人的,把他推进湖中溺死。”陆徜斟酌道。

“不是失足跌落,我在莲池附近的草上找拖行的痕迹,他应该是在池畔草上,被人发现后拖池边推进湖里,不是意外,是谋杀。”应寻道,“我重调查了亥时丑时间进入东园的人员,目前唯一有人证够证实进过东园的,是卫朝。他卫献前后脚离开宴席,很多人看着他跟着卫献进了东园。”

所以,卫朝身上有重大嫌疑。

“奇怪,大半夜的卫献为何要进东园?东园全是造景,晚上乌七抹黑没什看,他如果要回后院休息,直接过二门就行,拐东园做什?”明舒不解道。

“这我盘问过卫朝,卫献会进东园,应该是被卫朝缠得心烦。卫朝在外染上赌瘾,欠了钱庄一大笔银子,来找卫献借钱周转,他前后找过卫献三次,卫献都没意,如了最后期限,他又来求卫献,兄弟二人起了角,当时周有人,卫献不愿叫人看去兄弟争执,于是进了东园。”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