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33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

路上,应寻明舒找了个天的香饮铺解乏,挑了个阴凉的树坐定。

“清安堂的大夫那,我也已经走访过了,倒是没从他家里人嘴里打听什来,不过和余连的情况有些相似,那大夫一家人在他死后忽然搬迁新宅,那新宅比他旧宅大上数倍,家境况也比先前好了许。”应寻喝香饮子道。

清安堂的大夫一个月俸禄不过二两银子,勉应付全家人日常支,哪还有结余买得大宅邸?

“有钱使鬼推磨罢了。”打听完余连的消息,明舒此没有表现太大惊讶。

意料之的事,恐怕用钱买通大夫的人,买命锁的,是一个人。

“这命锁是余连从彭氏那里偷盗而的,足证此物一直在彭氏手,这也才说得通,拐子图财,哪有将黄白之物再留在婴身上的道理?而命锁既然保存在彭氏那里,柳婉的身世,就是为了顺理成章进卢家而凭空造的。三月初那秘人得锁,应该也是那时候知道卢三娘身世有异,‘柳婉’月痊愈从清安堂搬回柳家,六月初寻上满堂辉请我帮忙,余连和彭氏受其威诱替其做假证供,事成之后逃离……”明舒缓缓开,这桩桩件件都已扣合,只是越推测越觉寒意冒,“一切绝非临时起意,而是从三月就开始筹谋。师父,这是有人在背后故意做局,利用我将柳婉送回卢家。”

,为什呢?

只是因为一个卢三娘的名份?

应寻点:“这个人必定卢家十分熟悉,否则不挖十七年前卢家旧案加以利用。”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