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48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信纸慢慢被攥成拳的手皱,他面无表情坐在床上,过了许久才问:“阿娘,什时辰了?”

“亥时。”

亥时……

她已经走了个时辰,早就城了……

陆徜定定坐了片刻,陡然掀被床。屋外天漆黑一片,也不知明舒现了何地,此去江宁路途遥远,别说报仇,倘若路上遇危险……陆徜已不敢往多想,那颗心架在火上,又似被人悬在空。

掬起盆冰凉的狠狠泼在脸上,鬓发衣襟俱被打,他才稍稍冷静,披衣整襟,道了句:“阿娘,我去找魏叔。”便踏房门。

难眠的夜,漫又难熬,也不知何过去的。

晨光薄洒街巷,汴京城的城门沉缓开启时,便迎来远巷里一串急切的蹄声。

匹枣骏踏着第一缕天光,飞纵而。

————

八月十,临安。秋分将至,天已微凉,桂香飘的时节,上就秋月圆夜。

从汴京临安,和从汴京江宁,路途差不多。

汴京相比,临安也是繁华富庶之地,一点不比汴京差。若说汴京是位清贵优雅的世家公子,那临安定是位婀娜多姿的窈窕淑女。

富庶之地多商贾,商行开得多了,东南西北货物银钱往来,都要雇人押镖,镖局生意便也兴旺。临安最有名的家镖局,这威顺镖局就占了一席之地。

镖局是个格局方正的进院落,除了镖头一家子外,还住了不年轻镖师,每天清晨都有镖师整齐的练拳声隔墙传,常有好奇的孩子扒在墙头,又或是挨着虚掩的门偷看,看身力壮的镖师光着膀子在大大的“镖”字整齐拳的画面,旁边负责监督的老镖师发现了窥探者,就会沉着脸过来赶人。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