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07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于是作为所属队杀人最的小将,落星就被推举来,穿上了件虽然看用没有的盔甲,去参加了皇场盛的晚宴。

也遇上了辈最的劫数。

宴会在皇最的殿里举行,像落星些无关要的小角,然是坐在最后排。

她也乐得在,桌上摆的是她至为止连尝都没尝过的,酒

不仅没有沙砾,更是清的映晃动的灯火。

落在玉质的皿里,一饮尽,就像在喝仙的血。

谁还些腌臜事。

落星吃的畅,旁的兵士却是更喜闲聊。

“听说了吗?咱现在位当家的,是个模样极的坤。”旁两个满脸刀疤的天乾兵士凑在一起小声道。

此刻殿里人都在忙着伺候前面坐的贵人,的声音又极小,是无人注意。

落星幼是个耳聪目明的,听的却是清清楚楚。

她从化后就一直呆在军,对坤的唯一印象,就是有次队驻扎城,队的天乾挎着她的脖说要带她去逍遥逍遥。

太的方然也没钱去,落星现在就记得是个暗又鬼魅的房间,个长了她十岁的坤的肤是一松弛的苍白,信香是泥土的味道。

她听见面八方传来的□□,辱骂,的坤麻利的宽衣解带,促着她快来,还有一个呢。

有意思?

她扔所谓「一次」的钱就走了,她不再留在里,她怕己吐来。

她并不是看不起个坤,人各有各的怜,就像她当时若非为了养母的病,也绝不会为了当兵的半两银就去拼命。

她只是受不了些交缠的味道,糅在一起,像是养母坟冢上泥土的味道。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