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08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就因为一时糊涂,导致一整夜都没睡个觉。

这人床上和床简直是两幅面孔。

平常百依百顺,一旦脱了衣服就不是那回事了。身然不是什事。想起那晚被陆璟玉摆成各姿势,尤姝就羞得不行。

“想起来了?”陆璟玉握着尤姝细白的手腕,吻上尤姝红红的耳尖闷笑道:“怎又羞上了?”

尤姝掐了掐陆璟玉的腰,嗔道:“你还以为人人都你是,脸那厚。”

二人抱着亲昵了一番后,陆璟玉就离开了。

待颜妈妈人先后屋后,尤姝就遣散了屋内伺候的小丫鬟。

人都是尤姝身边得用的人,尤姝没有隐瞒把这事细细和颜妈妈个了。尤姝让他把要的东西收拾收拾,其他不带的就不带了。

颜妈妈等人晓得事的严重,当三人像陀螺般忙着收拾了起来。

接来日他是忙得脚不着。恨不得把己掰成个,这样就更快一些了。

尤家的契,尤姝个人贵的首饰等颜妈妈收拾用带锁的锦盒装了起来。

然后便是尤姝平日里要用的膏药子这些必是不落的。颜妈妈筛筛选选了一些将用油纸包,舍了占位置不易携带的瓶罐,放轻巧方便的小荷包。因不晓得这一趟要离开多久,颜妈妈索把研磨还来不及炼制的药粉都一一用密封的袋装。

葵则是拿着册子把记录在纸上贵重的品一一挑勾。前面的工作后葵找来观月等信的帮着装箱再交由家运到尤家隐蔽的私宅藏。

葵在整理这些财时,特意将大件瞧着奢华不值钱的玩意留。为的便是以防万一,设障眼法。万一储秉的人真带人闯尤家还有这些东西迷惑那些人。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