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43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洛子宴落泪来,他握住苏亦的手,“师傅,对不起,当初若不是我任性妄为,你又怎会遭这种罪。”

苏亦虚弱地笑笑,“无事,我现在不还好好的吗?”

全身上好药之后,洛子宴又给他换了套干净的衣衫,扶他睡好,方才开始料理己身上的伤。

院子外面,洛啸天正在剥竹笋。洛子宴走过去,看着那竹笋发起了愣。

是啊,师姐生前最喜欢上山挖鲜笋,给他做凉拌笋丝吃了。

这般想着,又突然觉得有什不对。这一世的师姐不还在苏灵山活得好好的吗?

洛子宴笑己糊涂。

“你别看了,看也没你的份!身上有伤,不宜吃笋。”洛啸天扯开喉咙叫道。他的嗓音因为长期喝酒的缘故,变得有些沙哑。

洛子宴在他旁边蹲,帮他剥起笋来,笑道:“你也不问问,我是打哪冒来的子。”

洛啸天也淡定一笑,“有什好问的,我己的子还认错不成?不瞒你说,我第一次见你,就知道你是我子,不然我白给你那多金创药啊?那东西稀罕得很。”

洛子宴狡黠一笑,“还真不是,我就是耍着你玩的。”

洛啸天也不跟他争论,伸手把他的衣裳领子往外边一扯,露肩窝上淡紫色的胎记,道:“你小子有耐把这块胎记削了去,我不叫你子,我叫你爹行?”

洛子宴马上鬼哭狼嚎,“爹,我错了,爹你别扯了,你手上那笋毛掉我脖子上了,痒!痒!”

天嫂地干活回来了,看到院子里这喜庆的一幕,笑逐颜开。得知两人受了伤,不吃笋,又张罗了其他吃食。洛子宴则亲厨给师傅蒸了一碗鱼露百合羹。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