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35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温水密密麻麻,不讲理的淋来,像胶水一样,把他和她黏在了一起,两个人肉身相贴,肌肤纹理都严丝合缝。

那一刻,水点火。

陈岸拿手戳了戳她左胸上的纹身,她颤栗了一,他却说:“我帮你洗头发。”

秦楼听不见,什都听不见了,只乖乖站在那,像一只没有灵魂的布娃娃,任他给她头发抹洗发水,泡沫淋到眼睛里,她差点要落泪,他又用水把冲走,他的手指在她发丛中、头皮上游走,动作很轻。

秦楼不知道怎,心里竟生“小心翼翼”这个词,就是那种,唯恐扯断一根头发的紧张感。不然为什他手每一次放在她头上之前,动作都有迟疑?

终于,秦楼叫停这一切:“陈岸,我想己洗。”

“怎,老子洗的不好?”

他声音也那轻,但每个字都在秦楼心里砸一个大子。

秦楼笑:“不是,你再不去穿衣服,真的要感冒了。”

一时间,只剩紧密的淋水声。

陈岸顿了顿,大概是又想说什,却只说了一个“我”字,就没了文,然后就去了。

浴室里只剩秦楼一个人。

因为是单向玻璃,从外面他并不看到她,她却很清晰的看见他走去后的每个动作:围上浴巾,两手并用胡乱擦了头发,走到盥洗池,给吹风机上电,像站军姿的机器人一样对着镜子面无表情的吹着头发。

他的姿势吸引秦楼多看了一眼。只一眼,忽然之间,天地失声!秦楼心都不敢跳了——镜子里他明明在和她对视!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