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94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但是这一刻江斜却突然无比清楚地意识到,己或许对这个小姑娘来说,很重要。

等江家的这场家仇报过之后,他想从此都要她好好的。

不要再为了他哭成这般模样。

这回受伤最重的,其实便是山匪头子交手过的江斜,此处荒山野岭,到底无法好好诊治,江斜笑着劝了楚荧无数次,他不疼,他无事,楚荧还是赌气一般,一双红通通的眼睛将他给瞪着。

就算楚荧知道,己如看见江斜还活着,对她来说便是最好的消息,但她果然一想起江斜把己弄成方才那副一身伤惨兮兮的样子,便有些气不打一来。

人都是贪心的。

不知道他落时候,只盼着他平安;待知道了他好好活着,又想他安稳健康,想要一个好好的、毫发无损的他。

“低头。”楚荧嘟着脸,冷冷地说。

才被楚荧逼着去换了一身血衣的江斜愣了愣,看见楚荧手中抱着的披风,不由得失笑。

“笑什?”楚荧垮脸来。

“没什。”江斜笑摇摇头,赶忙乖顺地在小姑娘面前弯了腰低头来,正好她相的高度。

楚荧抬手将披风抖开,给他披上。

“入夜风大,你身上有伤,小心着凉。”楚荧声音冷冷淡淡。

“好。”江斜莞尔。

“你是不是想笑我?”看见江斜眼底的笑意,楚荧又羞又恼,气鼓鼓的。

却又认认真真在前面给斗篷的绳子系了个蝴蝶结。

江斜弯着身子,正好与小姑娘对视:“我怎敢。”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