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35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对明荟来说只是一点小伤,打手心而已,之前她还从马背上摔来过。

明臻眼泪瞬间又啪嗒啪嗒往掉:“好疼。”

明荟给她了:“回去后用冰泡一泡,晚上睡一觉,第二天就会好很多。”

安国公和罗氏分别是己的父亲和母亲,明荟无法憎恨他,只好把恨意都投注到拿来做比较的人身上。

“这时候还拿我和嘉寒这个小贱人比,气得我胸疼。”明荟恨恨的道,“都是她伪装得好,我不屑伪装罢了。”

明臻点点头。

明荟看到明臻被己连累成这样,心中也有些难受,到底还是有血缘的妹妹好,为一家人,大事小事也不计较,明荟叹了气,抱住明臻的肩膀,拍了拍她:“罢了,以后我先收敛一点,以后肯定不会让你也跟着挨打了。”

两个时辰后,明臻在安国公府挨打的事情也传到了祁崇的耳朵里。

李福只觉得好笑:“当年就觉得明家的小姐个个厉害,原来是有个厉害的夫人,居然真以动手的方式教姑娘。”

祁崇的目光仍旧在书页上:“她被打了,你很开心?”

李福:“……”

李福赶紧把看热闹的心态换成老父亲心态:“打在明姑娘的身上,也是痛在奴才的心上,奴才很是伤心。”

祁崇冷淡的道:“仅仅被敲手心,疼一两天就好了,不疼一些,她也不知道长记性。”

李福:“……是。”

李福又道:“从前在殿的身旁时,殿从未舍得责罚过。”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