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58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布置了一午才弄好,天琴松了一气:“看起来勉强像样,只希望六小姐晚点回家,不然她回来后串门,又得收起来。”

明臻又咳嗽了几声,新夜道:“药熬好了,姑娘喝药吧。”

最近这段时间喝药,这两名丫鬟总爱盯着明臻。

明臻无法倒掉,只皱着眉一一的喝去。实在难喝得很,一个月喝一次受罪也就罢了,偏偏是天天喝,明臻每天都要喝两次,这感觉真不如死了痛快。

她觉得己呼吸都是苦涩的。

喝药之后赶紧喝茶。

明臻道:“我己抱着兔子去外面玩,你不必跟来了。”

反正家里也安全,安国公府亦不缺乏王府里的暗卫,天琴和新夜也放心。

明臻抱着己的大白兔去,这只兔子叫做绵绵。

一人一兔在花园中。

明臻对着兔子讲话:“绵绵,这些药真的好苦。”

兔子红色的眼睛盯着明臻,嘴一动一动的。

明臻道:“你也觉得很苦对不对?”

虽然听不懂小主人在讲什,兔子仍旧支起了耳朵。

明臻给己找借:“喝药之后太难受,我是不是应该吐来?”

看绵绵的眼睛,明臻觉得是要吐来。

吐来也是苦的,但苦涩的不在胃里,明臻也会觉得不那恶心,不然她总感觉浑身上都苦涩难当。

她找了个安静无人的角落,把大白兔放在了一边,忍不住把刚喝去的药吐了来。

因为药必须空腹喝,她吐来的全都是漆黑的药。

明臻的手扶着树,纤细手指因为用力而微微泛白。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