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17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所谓孤家寡人,高不胜寒,就是这种感觉。

祁崇素有一点洁癖,不仅仅表现在平常所用之之上,也表现在心中。

他只要纯粹的,净的,无一丝瑕疵的情感。倘若有十分,便要十分,一分都不行,不掺杂一点利益。

倘若无法做到,对祁崇而言,便不是亲人,而是一枚以利用的棋子,或远或近,都是棋子罢了。

他纵着棋局,左右着天,将他一粒一粒,放到应该放的地方,让天太平,重现盛世。

回去的时候已经夜深了,祁崇想着明臻已经睡了,他去沐浴更衣。

李福笑着道:“陛,皇后的礼服已经制成了,改天以送来让您看看,姑娘比较挑,喜欢好看的,衣服做了,朝冠首饰也做了两。另外,才还让人做了两喜庆的嫁衣。”

他在里这多年,后来又跟着伺候祁崇,八面玲珑,早就知道怎做让祁崇高兴。

祁崇点了点。

李福拿了墨亵衣给祁崇穿上,男人结实的腹肌块块分明,线条利落,肩膀胸膛宽阔,瘦削但很有力量。

他入了里面,床帐低垂着,熏笼里点燃着淡淡的龙涎香。明臻亦有己的房间,招架不住祁崇的时候,便回己的床上睡。

祁崇以为明臻回去睡了,结,他掀开床幔,看到小姑娘睁着一双汪汪的眼睛看向己,白脸颊略有些鼓起,似乎很委屈。

祁崇揉一揉她的发:“怎还没有睡?”

明臻小手抓着被子,被子拉到了己的脖颈,她小声道:“阿臻等陛回来再睡觉。”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