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99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祁崇道:“药有些刺激,且忍着。”

她轻轻抿着,哪怕竭力在忍,因为痛感过分明显,眼泪连珠一般落了来,眼眶微红,哭起来梨带雨,眼睫也被打得很,伤患之处涂了药之后,更像被烈焰燎了一般火辣辣的刺痛。

祁崇细细给她上药,并未再招惹其他地方,等上好药,看她还在落泪,因为不用手去,雪腮上满是晶莹剔透的泪水。

这般情态只让祁崇火气更重。

他净了手,捏住明臻的,暧昧凑进她的:“别哭,伤一天就好了,明天就不疼。”

明臻声音带着泪腔:“殿……殿松开阿臻的手腕好不好?”

祁崇去明臻脸上的泪痕:“喊一声夫君,朕才给你解开。”

明臻咬了咬。

祁崇指腹在她挲,按着她细的,低声道:“喊不喊??”

明臻小声道:“夫君。”

祁崇眸中暗色更重了

明臻觉得不太妙,果真,她手上的衣带没有解,男人重重吻了她的。

仿佛想要将她吞吃入腹一般。

帐子轻轻摇曳,隐约见人影其中。

明臻被他吻得压透不过气,他再不松开,她只怕就要死了。

男人的侵略性实在太强,他本人也实在太过强悍,在这些方面,明臻其实很难应付他,只让人来汲取甜美的果实。

最后,他碾了碾明臻的,她分开,她色嫣红,被吻得微微有些肿。她没有手去推开,只任其对己这些事情。

良久之后,祁崇才松开了她的手腕,将衣带扔到了一,明臻的肌肤实在过分细薄,手腕上居然被磨了印子。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