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4(强制koujiao/颜she)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池浔就算再意情迷,但看到那个东西再度掏来,就离他的脸颊不过几寸的距离时,他顿时清醒了不,疯狂地往后缩。

季燃舟面不虞,两就抓住他的头发迫使他仰起头看着己。池浔紧咬着,但很快就被着颌生生地撬开。眼前一黑,硕大的凶猝不及防地挤进了嘴里。

池浔是挣扎过的。但手被反绑在身后,所的挣扎微乎其微。他只顺从地被攥着头发,里着胀大的性,季燃舟的袋一一地撞击他的脸颊。不知是因为羞耻,还是因为撞击的力道太大,他满脸通红。

季燃舟插进他的嘴里,一子就进到了最处,顶得池浔一阵窒息,胃里一阵干呕,恶心得他浑身颤栗不止,但季燃舟就是死死地揪着他的后脑勺不放,另一只手的动作却截然相反的温柔地抚摸着他脸颊。

池浔被这羞耻摧残得麻木了,细软的腔壁和头都被迫细数着上的每一寸纹路,他在几近窒息的状态缓了好一阵,呼吸稍微调整后羞愤地瞪着季燃舟近在咫尺的,刚刚想咬,头发就被猛然一扯着拽离,性骤然脱的声音发了的水渍声。

池浔吃痛地低哼一声,耳传来季燃舟充满邪念的嗓音,一字一顿:“你要是再敢动什歪心思,我就让你上环,你除了着他以外什都不了,一个倔强的字眼都说不来了,只着混了我精的水,被我到进嘴里。”

环。提到这两个字池浔身子顿时一僵,当年第一次被上这个东西的时候他还不知道男性之间正常的性交是怎样的,季燃舟第一次就那样直直的闯进来,在他还是一张白纸的性观念里烙了永恒的恶烙印。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