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6(锁链r)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池浔梦见了母亲,梦见了季询深,梦见了面容早已模糊的亲生父亲。他都在着一件事,指着他凌不堪的身子,嫌恶又冰冷地说:你好脏。

记忆中的母亲是温柔的,也是冷清的,对己的关怀也仅止于时的睡前故事和每周一次的相见。不知道从什时候起,他对母亲的印象更的是从电影新闻里和保姆中得来的。甚至,当他知道母亲要结婚时,已经是婚礼前一天。第二天,在婚礼上,他第一次看到了那个漂亮又笑容羞涩的瘦弱弟弟。

季询深很喜她母亲,爱屋及乌也完全把他当亲子对待。从帮季燃舟打跑了那些欺负他的人之后,季燃舟就则像个小跟虫一样成天黏着他。一起上学,池浔周末和朋友去打球练跆拳道也会叫上季燃舟一起,其中一个人看到好吃的也会带一份给对方……这样的家氛围完全就是组合家中的完典范。

只惜,十八岁那年,季燃舟终于撕开伪装的兔子皮,露饿狼的獠牙。他趁季父季母外一周,在他的生日糕里了药,然后在己家的别墅里第一次强暴了他。

那些恶心的回忆汹涌起来,池浔被这种仿佛溺亡的窒息与恶心笼罩得不过气,挣扎着醒了过来。

他躺在柔净的大床上,身已经被清理净,盖着一条薄毯。

窗外有鸟鸣声和绿色的枝叶,他应该是被转移到了别处。但他没有力气起身去看,因为全身像是被拆过重组一样,哪怕只是稍稍侧过头的动作,都牵动全身的剧痛。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