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13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怎了?”玉容卿忙叫院里的丫鬟过来扶着点萧成,看他力不支的模样像被折磨了许久。

萧成皱着眉忧心道:“公子他上午的时候听您说的那些话原本情绪平复了一些,刚刚他想去晚饭我不让他去,本来哄他说等您回来一起吃晚饭,结您现在才回来。”

“公子知道我对他说了谎,这才打了我。”萧成己受罚并不委屈,只是很担心李沅的神状况,“公子他很久没有发病了,天一直憋着情绪没有发,我怕他撑不住会垮掉……”

什发病?

玉容卿从来都没察觉到李沅有什病,之前也请高大夫徐大夫给他看了,梦游、失忆症不是都治好了吗?

萧成小声解释:“公子他有个怪病,有时候过于生气或者悲伤的极端情绪,他就会控制不住己的身,有时候会伤人。这一次却是伤了他己。”

他跟在李沅身边十年了,隐约察觉到他的这个怪病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病,而是身受到威胁时潜意识就控制了身。

李沅在京城待的那几年,萧成偶尔听到过有关李沅的传闻,说他是皇帝年轻时微服私访在民间留的种。所以京城中无论王公贵族还是小门小都觉得李沅是上不得台面的皇子,即便送他去钕金质子,也没有人会觉得对不起李沅。

听完萧成一席话,玉容卿大致明白了病因,吩咐他先去休息,由她去照顾李沅。

两个丫鬟扶着萧成离开,玉容卿敲敲房门喊了两声,里面的人没有应声,玉容卿进不去门,瞥见侧卧的窗还开着,便仿照李沅爬窗的动作爬了进去。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