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73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有耐一大老爷,附小低的,真把己当丫鬟了?

花眠身前倾,蹭在他肩膀的肌肉处,呀了声,“然在看我呢。”

然:“?!”

他连忙收回视线,复而又觉得不对,暴躁说:“关老子事?这仓库里哪个没看你?”

回答他的是,谭以爻侧身把花眠完全遮挡住。

然目瞪呆:“靠!”

楚浅观看了全程,紧张地看向她男朋友,又不敢大声问,只小小声咬耳朵:“她有没有勾引你?”

男朋友哄她:“你放心,我心里只有你,我从高中谈到大学,你还不相信我吗?”

他说着喂楚浅吃了干面包。

楚浅咀嚼着面包,觉得己为他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心中又惶恐不安……她男朋友根本没正面回答她的问题。

是不是说,她不在的时候,花眠也撩拨她男朋友了?

旁边的大妈目光落在小糕上,不觉吞咽。

她天吃的那块面包根本没尝味道,也根本没吃饱。

现在也不是询问的好机会,她只耐心地等着。

仓库里各人有各人的打算,但最起码表面还算平静。

花眠靠在墙角的角落,谭以爻把她遮挡的严严实实。

他瞳孔颜色很黑,缭绕着沉煞气,极具侵占性与攻击性,但也仅仅如此了。

他性格敛沉稳,即便心中刮起惊涛骇浪,也是保持沉默。

花眠趴在他耳边说了句话。

谭以爻身一僵,埋头整理了背包,站起身带着她门。

那大妈眼睁睁看着小糕又被装回背包,急了:“你要什?”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