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88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她记忆里有生理期。

但她却对此毫无意识。

后来随着时间推移, 所谓的生理期也迟迟未到。

她跟母讲了这件事。

母沉默着约了个医生, 在完B超跟血,拿着各项标正常的单子,更沉默了。

眠一方面觉得不是己的错, 另一方面又隐隐觉得——

好像确实是己这莫名其妙的病才让向来轻松愉悦的母亲这沉寂。

她凑到母身乎乎地叫妈妈,让她别伤心,安她医学这发达一定没事的。

母像是忍耐到了极点,一把推开她, “不要叫我妈!”

眠摔在地上,手臂蹭一大片带血的血印子,两人都愣了。

她记忆中的母从来没这样对过她。

她记忆之中的母亲。

记忆之中的,对女无微不至呵护的母亲。

只存在于记忆之中。

那天以后,家中的气氛越来越诡异。

以往对她慈爱和善的父亲也像是变了一个人,冷漠又隐隐有些憎恶。

对眠笨拙的讨好更是厌烦至极。

后来小舅舅来了他家一趟,带着一些医生。

再后来,每个月会给她注药剂,安她:“不用担心,眠眠。”

“你只是生了病,病总会好的。”

那个针头不,但扎进肉里却很疼,半条手臂都没知觉了。

眠在很长一段时间,都觉得小舅舅是个很温柔的人,在她爸妈态度陡然变幻的冷漠之,只有他会温柔地安抚她。

而尚且处在新生阶段的眠,还会懵懂地问荒谬的问题:“妈妈是因为我生病才不开心吗?”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