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10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刚倒,便围了一堆不顾纪律又想要献殷勤的男生,“报告教官!花眠学倒了!我申请送她去医务室!”

一段话说的顿挫,又迫切。

余光实时刻关注着她的谭以爻几乎也在瞬间来到了花眠身边,直接弯腰抱起了她,煞气十足的眼神一扫便震慑到这群既单纯又不谙世事的大男孩。

教官:“????”

教官:“!!!!”

老大,你不对劲!

你讲实话,你是不是特意跑过来来抢我的兵!

那一天,教官忧愁又难过的狠狠地练了一番。

而另一边,被谭以爻抱起来的花眠,瞬间恢复了正常,窝在他怀里,笑的像只偷腥的猫。

“我好久之前就想这样逃军训了呢。”

谭以爻微微垂眼,漠然又冷淡地说:“我以帮你把脚腕掰断。”

一劳永逸。

花眠哇了,拽着谭以爻前的衣服说:“你好残忍哦!”

“你这对你的雇主,她残了,你要负责她一辈子的!”

谭以爻结动,更觉得燥热。

他没有去医务室,而是去了车里。

谭以爻开了辆低调且普通的车,又把这俩车停在了隐秘的地方。

打开车门,把花眠放进后座的时候,花眠忽然拽住他的领子,让他凑的很近:“谭以爻,你是我的保镖哎。”

“是那,时时刻刻,寸步不离的保镖,对吗?”

大小姐质特殊。

即便是夏季,即便是穿着袖的军训服,也没有一滴汗,肌肤温度仍然很低,身还有浅浅的,令人迷醉的幽香。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