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12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又轻手轻脚地去了卧室,大小姐就半躺在床上,笑地看着他:“救命之恩哦。”

谭以爻:“顺手而已。”

他简单解释了上午发生的情况。

眠唔了声,跪坐在床上,抬手要抱抱。

“恩人,快来嘛~”

谭以爻结滚动,抬手轻轻抱住了她,并没有落在实处。

大小姐搂着他朝床上一滚,坐在他腰上,狐狸眼浸着绵绵深情,媚地开:“恩人,家也是你随手救的吗?”

谭以爻仰头看向老旧的天板,错开她的视线,结不觉滚动,而那处无骨之地的骨头又在野蛮而疯狂的生长。

他抬手要推开眠,结果被眠握住了手,勾着他的手掌沿着女孩大腿游走:“恩人,家天来报恩,好不好啊?”

谭以爻强地回了手,掐住她的腰,翻身将她压在身,深邃的眼神却并非情-欲,而是心疼。

——他头一次,这清晰地感受到眠的不安。

仅仅是对陌生人一个随手的举动,一个顺手的动作。

就让她不安到了这地步。

也许是被救命之恩刺激到了。

也许是因为贾凝苒的现让她觉得有了危机感。

——玩具即将被夺走的危机感。

眠睁着澄澈的狐狸眼,那里像是有着无尽的情意,也像是什也没有。

只是想用拙劣的手段去留她想要留的人。

谭以爻低头,在她额头落在一个吻。

他在这一刻才真正看清眠的情意。

并不是情人间的喜。

而是——

对生命之中,现的,她依赖的,无法离开的那个人,去拼命迎合他的喜,哪怕是用身体换,也要不顾一切的留他。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