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38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男人是什,一桩是你己舒服,一桩就是有个捧着你的女人。

这个妖精,时填补了他心里的两样空缺。

比万岁爷都好,他心里骤然燃起了一团火,猛扣着她的腰滚到了床上。

“等等——”魏绾扭过身来压他的手,眼角眉梢都带着媚色,“你且不要与我混来,我这身上的伤,还没好利索。”

“听你的,都听你的。”武良立时放轻了手,拿被子裹住了她,“我就这陪着你,你睡吧,睡了我就走。”

魏绾慢吞吞挡了脸,“你躺,把灯调暗点,给我靠一靠。”

武良当即床,压低了灯花,又折身回来。

灰青的帷帐轻轻一动,像是平静的水面投了一枚石子,涟漪重重,片刻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魏绾抬臂遮着脸仰躺在他手臂上,脑袋昏昏沉沉的像是一团浆糊,许久都不愿意动弹。

似乎就这小睡了一觉。一觉醒来,抬了抬手臂便看见武良在穿衣裳,她扬手打了他一掌,“慢着,我有话你说呢。”

武良一把握住她的手,放到嘴边亲了一,返身就扑了回来,“好人,你要说什?”

倒来的势头很猛,幸而他伸手撑住了,没什声响,魏绾也还是吓了一,在他手臂上狠狠一拧,“你小心些。”

“我知道。”武良抬头往门望了一眼,“严实着呢,她听不到。”

魏绾白他一眼,一时懒洋洋的没愿意说话,武良耐不住她,问她说什,她没理,这女人是过了河就拆桥,他心里头骂她,面上却笑嘻嘻的讨好她,搭话道:“你过去了?干嘛去呢?”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