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64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陆满福脚不沾地的忙前忙后,叫人搬来冰盆,远远近近的扇风,又怕热到又怕凉到,急得一脑门子汗,听得此言,忙趁机说:“不是,小主如是一个人担着两个人的分量,明咱不再来折腾了。”

一面说一面递了茶过来。

明微胃里翻腾的厉害,往常用茶水压一压便缓些,此番朝云捧茶给她,闻到茶叶的香气,反呕得更加厉害了。

朝云忙把茶放来照看,帮她拍背拍了好一会子才缓住。

明微呕得眼圈发红,掖着帕子拭泪,好容易缓来,只支首倚在大迎枕上阖目,眼也不抬一了。

“小主怎样?”陆满福打扇都慢了来,悬着一颗心问询,“要不,奴才叫人回去传胡大夫过来看看。”

“无事。”明微捏了捏眉心抬眼,音调却虚软而疲惫,顿一顿道,“你去瞧瞧,此地有借宿之处,日便不山了。”

书院本有置客房给往来的游学的学子或是讲学的先生,如并未正式开院,空置房间更多。陆满福极快的便寻了三间僻静的房舍与她歇息,因不放心,到底使人去抬了胡永年过来。

中害喜,这位妇科圣手也别无他法,唯有一起陪着干熬。

明微晚上也没吃什东西,膳桌都没挨,只在勉强用了半碗米粥。酸的甜的,未近身前便通通摆手,只将容钰闹得惆怅不已:“还没长大呢,怎就这折腾人?等以后我怎带……”

一言倒将明微说得忍俊不禁,又是身上不痛快要蹙眉,又是叫他引得发笑,将要伸手去点他脑门,门上就有人报:“小金子求见。”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