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7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阮斯然都懒得抬。

“你是不是最近压力大,所以……‘学习资料’释放一压力?”

赵唯一:“?”

为什学习资料被这个人说得这猥琐?

等等……

她好像懂了。

阮斯然抬,睛盛满寒冰,整个人凌厉又带着极气场的气势瞬间浮现。

他着梁星岂,仿佛得是一个死|人。

薄轻启,字正腔圆地说了一个字。

“。”

梁星岂发现把人惹了,立脚底抹油:“上!草哥晚安!”

*

·

阮斯然把大门锁上,走到休息室门,叩门:“进来了。”

赵唯一听着刚刚的对话,脑子里莫名浮现一堆废料,尴尬地咳嗽一声:“。”

阮斯然进来后,把灯重新打开,一就见上半裹成蝉蛹,斜躺在床上的人。

赵唯一坐直后,把脑袋从毯上放来,因为太闷的原因,她的脸上染了一层红,头发也因为藏在毯里的糟糟的。

但一睛格外得亮。

她睁着亮晶晶的睛,带着虚惊一场后的开心问他:“你朋友走了?”

阮斯然着她的睛顿了一,“。”

“好险好险。”赵唯一舒了一气,“要真的被撞见,真的解释不清了。”

“昨天就不怕了?”他站在桌,垂眸她,色不明。

赵唯一摸了摸鼻尖,“昨天啊……不是意外嘛。”

她也没想搞大啊?谁曾想过撞见正主,还是风云人。

“且,重点不是这个啦。”她摆摆手,“言,现在得低调。”

说着就想站起来,刚直起子,就疼得站不稳要倒。

阮斯然伸手扶住她的手臂,让她重新坐回床上。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