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23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就连最的妈妈,也早就去世了。

两国文化差异、生活差异瞬间压向赵唯一,她当时没有一个朋友,语言虽然合格,上课仍有些吃力,一些一些都是从再来。

梦里的爸爸,在说着夜晚谈心时的话。

他说:“一一,尝试去喜欢一个人,去一个,这很好。”

“人不太满,爸爸希望你永远保持的力。”

“一个喜欢你的人对你好,这是基的,一个连对你好的都做不到的人,爸爸不希望你去一个不欣赏你的人。”

“一一,你永远是最好的一一,值得最好的。”

他眼睛里有光,笑得慈,笑得眼角的皱纹堆起,笑到黑发夹杂了些许白丝。

“是爸爸只想要你,健康快乐。”

*

·

睁眼的一瞬,房间只有夜灯发微弱的光,寂静。

回想刚刚的梦境,赵唯一觉得心有些泛酸。翻动时,不小心扯到伤,她嘶了一声,疼得眉蹙起。

醒来后渴得嗓子都干了,她扫视一圈,只有爸爸送的空杯。

其实来想忍忍,睡醒了再喝的,毕竟腿脚不方便,上楼很麻烦。

赵唯一发现真的太渴了,忍不了,于是摸索着,扶着扶梯,拖着腿,一步一步,步履维艰地了楼。

脚踏在最后一层的地毯上时,赵唯一发现客厅吧台亮着灯,有人坐在吧台前,长卷发披在后,端着酒杯正在喝酒。

她一拐一崴地走上前,来人饮酒独醉的样子,笑着坐到旁的位置:“有心事啊?半夜不睡在这买醉。”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