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10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突然,阮斯然停了来,他喘着气,湛黑的眼睛紧紧盯着她。

平复了好一会,拿被子把她卷好。

“害怕,就不要随便招惹。赵唯一,我的底线比你以为还要很低很多,不为例。”

说完拿着衣服走了。

“?”

什意思?

赵唯一被这突然的转变,弄得有点懵,她是有点害怕了,只有一点点。

人对未知的事情有点害怕惶恐,不是一件然而然的事情吗?

而且,都这样了诶?说走就走的吗?

赵唯一去卫生间准备洗澡时发现,阮斯然说她昨天停闹的话,是有道理的。

浴室里水花溅了很多,还没有完全干掉,而地上湿漉漉的衣服正沾着躺着,她的贴身衣服也是有点丢。

唔。

赵唯一试图回忆了昨天的情况。

只有几个片段——

她吐了,想要去洗澡,结果还没进去就打开了花洒,水哗哗地淋了。

阮斯然想给她放水,她好像拽着这个人,摁在墙上吻。

接来,就是一闪而过的画面。

水声、喘息声……

她看了眼镜子里的己,很多吻痕……

昨天挺激烈,但是看天阮斯然的反应应该没进一步发生什。

*

·

午的时候,张寒来找己,刚坐还没说几句,他就腾地起身,“你昨天和他干嘛了?”

赵唯一顺着他的视线看了眼己的脖子,“很明显吗?”她还特意拿粉底遮了一。

“问你呢?发生了?”张寒皱着眉头,一脸严肃。

赵唯一见他真的认真,没再逗他,“没有。”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