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36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江欢咋,这副模样,怎是没事。

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 外人又何劝?

从祠堂来后,江欢的心很沉重,她一把拉住清阳的, 非常认真的:“师兄, 以后了事,你千万要保重,别像清舟师兄傻, 不知跑,只想着跟敌人归于尽。”

清阳被江欢抓时,吓了一,他从来没和人这样亲近过。

听完江欢的话,他低躲开江欢的注视,“你个姑娘家,别和人拉拉扯扯的,快放。”

“哦,师兄你听到我的话没有?以后我事,你绝不来救我,一定要保全己。”江欢一到太白样,就觉得悲伤。

NPC死了就是真死了,再也不复活。江欢让他人尝过生离死别,便不喜欢己遇见。

她以复活,所以真要死,就让她去死。

清阳一张大扣到江欢上,了两,“我当然会保全己,你以为我和他一样傻吗?明知不为,偏要去撞南墙,留得命在,有朝一日才报仇。”

江欢想起清阳平时的派,以为然的点点,“没错,这个想法就了!”

罢,她想起件事,“我还去查百里无咎吗?”

“怎?怕师父把你关起来?”清阳抱剑,大步向前,“放心,祁福山别的不,不惧困难的人最。”

百里无咎越是丧尽天良事,祁福山的弟子越是会扑上去。就算他不了太,也绝不允许有弟子胆怯,不敢应战。

正清阳所,当天辰元就命令江欢去帮门查百里无咎了。

用辰元的话,就是吾辈人,当有节气。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骨气不丢。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