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55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一去十余年,从此山长水远,人事皆非。

年皇子与他的伴读没兑现从前的承诺。

*“男则朱服耀路,女则锦绮粲烂”西晋《夏仲御别传》,形容上巳节时的洛。

第49章 番外·宴琼林

沈琢幼便知道,己正房的大哥与三弟是不一样的。

他虽也是沈国公的子,却是个侍妾生的。

说是侍妾其实都已经是抬举,他的母亲不过是个扬州瘦马,不知被谁送到国公府上讨好,哪怕侥幸生了他,也没母凭子贵享几日清福,产后体弱没几日便去了。

沈氏这辈从玉,他的大哥与三弟分别叫沈珩、沈珣,都是美玉,他却得了个“琢”字。

沈珩七岁便做了二皇子的伴读,沈珣到了年纪也入了国子监,唯有沈琢从无人管教过问,连开蒙的夫子都没给他请,全当从无他这个人一般。

若是他生来驽钝也就罢了,大抵并不会懂得己受到了何等苛待,偏偏他天资聪颖,扒着窗根偷听便跟着大哥的启蒙夫子识了字。

父亲每每考校大哥的功课,沈琢都会在心里悄悄地跟着答,他躲在角落里,看着父亲慈蔼地夸奖大哥,不免生一丝羡慕来。

其实若父亲问他,他定答得比大哥更好,但为什父亲总不肯多看他一眼呢?

他似乎明白,也似乎不明白。

他亦想得到父亲的青眼,没忍住在大哥答完后声也答了一遍。

沈琢不仅背得那书中原文,还解其中之意,沈国公唤他来,终于第一次正眼看了他,仿佛头一回想起己还有一个子。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