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6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袖绿将茶盏放,好奇道:“怎突然这肯定?你昨日不是没试探来陛到底在不在意沈姑娘吗?”

姜瑜不想细说昨天夜里听到晏迟寒梦呓的事,便故作玄学地说:“直觉。”

袖绿其实本就认定晏迟寒这段时间是在欲擒故纵,然也没有再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只问:“那就算我知道陛在意沈姑娘,那又该怎把陛带去千夙宫?现在这情况陛显然是在等沈姑娘主动找上门啊。”

姜瑜挑挑眉,她也着实没料到晏迟寒这个大反派竟然对女主这有耐心,还真会浪费时间做这些手段。

“实在不行,那就假传一个消息,就说沈姑娘受了伤生了病,我想再怎耐性十足也该忍不住去见一面吧。”没等她回答,袖绿先提了个建议。

姜瑜不得不说袖绿在这种事上确实够戳中重点,只是这法子她想到,沈安芝焉不知?比起她,沈安芝用这个办法吸引反派过去,恐怕更够事半功倍。

况且,沈安羽己也定是不会接受这个办法。

不过姜瑜并没有直接点明,只轻咳一声:“再想想吧,你这办法还得沈姑娘配合。”

两个人正说着,外头忽然传来声响,一个侍女走进来福身开:“娘娘,千夙宫来人说是舒妃娘娘有请。”

*

沈安芝新得一批绸子,据说都是些新花样,便趁着日天好命人将各宫嫔妃邀来千夙宫各挑一块带走。

“我还以为你没兴趣,不会答应去。”

姜瑜和袖绿走在乾宫外的宫道上,边上也没有旁人,袖绿便随说道。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