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37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这似乎是个很完美的理由,绮香却摇摇头:“陛受伤了, 已经不了旨意了。”

姜瑜一惊抬头看着她:“受伤了?听谁说的。”

“不是听谁说的,是婢回来时见太医往章殿跑去,看太医慌张的样子应该只是陛受伤了吧。”

姜瑜心里有些犹豫,但她又忽然想起己在晏迟寒眼里本就是个慕他的女子,主动过去看他似乎也没什不妥。若是旁人说她逾矩,她都住进皇帝寝殿了,规矩是什怕也不用多加在乎。

“走,去章殿。”

晏迟寒的确受伤了,不过伤势并不算严重,左臂被刀砍伤,伤不深但因着伤痕很长整条胳膊都被血染了一片。

“陛这几日最好不要有幅度太大的动作,以防扯到伤。”太医清理完血迹,撒上药粉,动作细致地用纱布将整条胳膊一圈圈的包住。

“。”

左臂些动作并不是难事,晏迟寒阖眼靠在椅背上,面上带着倦容。

此次护送皇帝的羽林卫副将一脸忐忑抱着大不了一死的心走上前请罪:“陛,夜长宁街发生的事是属护卫不力,还请陛责罚。”

晏迟寒长睫动了动,缓缓睁开双眼,目光一侧看他一眼:“事突然,责罚也就罢了。抓到的那人你连刑部好好查一查。”

副将听到这话有片刻恍惚,他几乎不敢信这话是从当陛嘴里说来的。晏迟寒行事有多狠辣,他早就见识过,夜里事时他都在考虑要不要直接了结己以免遭受那些惨绝人寰的刑罚。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