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97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姜瑜微仰着头他对视,唇轻颤,最后还是垂了眼眸:“我是辰王安排的内,按照律法是死罪,我不敢赌。”

帝王之心,她不敢妄揣测,况且他本就是原著中折磨原主致死的人之一,以命做赌注,太大。

“你以为我是宫变那晚才知你身份吗?”

许久沉默后,晏迟寒突然开。

“我让司空带你宫,你以为我是担心宫变会牵连到你?若是如此,整个后宫都应该早早遣送,我对后宫那些人虽没什感情,倒也不至于看着她因宫变而死。”

姜瑜听得一愣一愣,复又抬起头:“你,什意思?”

“我一早就知道了你的身份,那又如何,我信你不会害我。”晏迟寒说这话时,目光澄澈坚定,没有半分避退,“让你宫只是为了不让晏无尘趁我无暇顾及时将你带走,不想让你再被他威胁。”

“只是我信你了,你有信过我吗?”

晏迟寒说完这最后一句,转身推门离开,姜瑜一个人愣在原处半晌没有反应,等门再次传来声响,她一抬眸,绮香和谢芊云现在视线里。

“娘娘,你和陛吵架了吗?”绮香一脸担心地小跑进来。

姜瑜眨眨眼:“你怎这问?”

“唔,娘娘,你眼睛红红的。”绮香说话声越来越弱。

姜瑜怔愣地摸摸眼睛,还好没哭,不然太丢人了,她扯起嘴角看向绮香:“没有,没吵架啊。”

“呼,那就好。”

绮香拍拍小胸脯,拉着她往一旁椅子上坐,一边斟茶一边道:“娘娘,你别和陛吵架了,陛这次因为你失踪是整整两夜没有阖眼休息。”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