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33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都2005年了,怎还会有人讲什河神这种东西啊。”

“不知道耶,好奇怪哦。”

那边两个毛色迥异的年轻人摆一副窃窃私语的样子一唱一和,其实声音大得生怕他听不见呢。

老汉额边冒一个井字,一子放开撑着斗笠帽檐的手。

“不识好人心!等到河神的惩罚降临到你头上,别怪老夫没提醒过你!”

说着他骂骂咧咧地站起身往村中的方向走了。

那身影,与其说是气走,不如说是逃离。

就仿佛是打心底在畏惧那所谓的河神。

真是这些日子频繁有人死于意外而带来的恐慌?根据村长的标注,这些意外发生的地方范围并不仅限于这条大河。

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老人蹒跚离去的背影,鹤若折羽转过身,与五条悟一飞快地来到河边。

与湍急的水流和大河浩大的声势相比,现在眼前的咒灵却是相反的以说是十分娇小。

这是一个勉强看是一名女子的咒灵,身形大小就和一般人类差不去太远。耷拉着头部站在河上宽阔的石桥边,面容模糊成一片暗色的平面,分明没有了发声器官却絮絮喃喃着听不清的话语,双手似鞭,刚刚察觉到他两人的靠近,那双手便猛地抬起似要伸长。

最多是个准二级咒灵。在一瞬间就作了判断,鹤若折羽看向身旁的年,他已经伸两指虚虚置于唇前。

“由暗而生,暗中至暗。

污浊残秽,皆尽祓禊。”

一道由五条悟布开的帐飞快降,周也肉眼见地暗来,而在这短短一瞬间咒灵的双手已经延伸至面前,似是感受到来五条悟的压迫感而选择了卷向鹤若折羽——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