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37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看见这标志性的银白色头发,这位诅咒师只觉得欲哭无泪。

他现在回到之前藏身的地方还来得及不?

“喊这大声干嘛,我听得见啦。”

听见男人抬高的声音,五条悟眉头微拢,竖起食指抵在唇前:“嘘——。万一小折羽已经休息了呢。”

男人还想发声,却发现己已经什声音也发不来了。

对面的五条悟又一次咧开嘴角,大拇指往村外的方向指了指:“要打架也不扰了别人清净,是吧?走,我找个好放个小点的帐的地方去。”

帐也整个小的,这才叫真节。

发不声音的男人戒备地看着五条悟,就怕这瘟神一秒就把他给轰了。

他当然不会对方说什就乖乖地做什,悄悄把手背去背后,咒力在手心流转,显然是准备发什信号。这是逃不过五条悟的眼睛,然而他也没有阻拦他动作的意思,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直看得男人意识停住了动作。

接着他就听到五条悟开悠然道:“你是不是想喊你的朋友?哎呀抱歉抱歉,傍晚我去溜达了一圈,结果好像正好碰到他了耶。”

那现在另一位诅咒师是什情况,用膝盖想都猜得到了。

“有什话,我去讲嘛。”五条悟说着,唇角忽的压了去,“呐?我刚刚说了吧,吵到小折羽就不好了。”

话音还未完全落,年的身影已经一瞬间现在诅咒师的身后,极强的压迫感笼罩来,拎着后者的衣领,消失在旅馆外面。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