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96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赵辰轩冷冷瞧着她,半晌,淡声道:“是谁把孙大夫请来给萱妃治病?”

“是才……”

“医官局那多大夫,为何偏偏去请她?”

“这……是……是才常听人说,孙大夫医术超绝……”

赵辰轩的声音始终淡漠,听不什情绪:“孙大夫本不欲手萱妃生产之事,曾一再推辞。你苦婆心把她请来,致使萱妃落了胎。若查明确是她害了萱妃,你也难逃一死!”

友松吓得软了半边身子,两只手止不住地痉挛起来。正是忐忑,就听赵辰轩冷声叫来侍卫,说道:“带她去大理寺!”

友松连不跌求饶,还是被侍卫绑了去。

“皇帝,”太后有气无力地说:“孙大夫的嫌疑仍未洗清,既要好好查,当把她也关进去,着大理寺好生审讯。”

赵辰轩眉心微动,抬眸看向跪在他首的孙灵陌。

进宫时张牙舞爪的那个女孩,如已变得面如死灰,眼睛里没了一分光彩。

“太后在宫里多年,怎还看不清后宫里那些阴私手段。”

虽是与太后说话,他却直视着跪在堂的人,说道:“孙大夫若写了方子打萱妃胎,该早早地逃去才是,又怎会束手就擒,等着被抓。”

“皇帝说的哀家岂会不知,”太后道:“现在证据确凿,她的笔迹如何赖?无论如何,也要先把她关押起来,待查明真相后再做决断。”

赵辰轩云淡风轻道:“既如此,就关去渊和殿。”

“荒唐!”太后一怒而起,气得连连咳了几声,说道:“皇帝,你知道你在说什吗?”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