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98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中作梗,朕或许还对她怜惜一二,”赵辰轩语声和缓,却像是在循循善诱:“饶不饶得了你的命,就看你说不说实话了。”

友松身子抖得筛糠一样,她听皇上话里的威胁,知道再抵抗去只会对萱妃不利,只好坦白道:“奴才……奴才想起来了……都是奴才的错,那日是奴才一时气昏了头,忘了方子曾交给过司药房的医士江铨。那日他说方子上的黄芪用完了,要等采买的人回来,奴才就在那里耽搁了一会。”

赵辰轩目光阴骘地看了她一会,手一挥,便有记录官拿了供来,让她画押。

友松颤颤巍巍摁了手印,又听赵辰轩道:“朕看在萱妃面子上,暂时留你一命。日后若再敢空白牙攀诬他人,你知道己场!”收了供,再不多看她一眼:“滚去!”

友松吓得都软了,连滚带爬跑了去。

她走不久,韦德过来禀道:“人已经在外面候着了,说是要来请罪。”

赵辰轩冷笑道:“倒是个有知之明的。让他进来。”

“是。”

江铨被带入殿中。

没等逼问,江铨已把己见钱眼开,模仿孙灵陌笔迹害了萱妃小产,又嫁祸给孙灵陌一事从头到尾说得清楚。

赵辰轩淡漠着脸色听完,说道:“谋害皇嗣是诛九族的大罪,为了点银子你就干得来?”

江铨道:“圣上容禀,奴才本安分守己,在司药房里混点名堂,将来好光宗耀祖。不料奴才有个乡,名叫凝露,小就是个怜的,因家中贫寒,爹娘又偏疼她幼弟,无奈入宫来讨饭吃。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