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00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凝露哭了起来,捧着银子说不话。

韦德道:“时候不早了,快走吧。”

凝露哭道:“谢公公。”又对着宫里的方向,躬身一拜:“谢皇上。”

她回了城南的村子,却见家里早物是人非,三间破木屋被爹娘卖给了一家外乡人。外乡人告诉她,原先住在这的人带着子南投奔亲戚去了,走时未曾留只言片语。

凝露顾无门,不知己要去哪。

不知不觉走到幼时常与江铨玩捉迷藏的后山。

远远看见河边大石上坐着一个人,目光望着远方,似在等谁。

她看得愣怔,待回过神,迫不及待地跑过去。

那人真的是江铨。

这世上她仅剩的依靠。

江铨听到她声音,起身也朝她走了过来,傻乎乎地笑:“我总算是等到你了。”

他写字的右手被皇上令砍去,伤未完全恢复,密不透风地缠着棉布。凝露伸手,心疼地摸了摸。

摸到他断手的那一刻,她才终于有了些真实感。

皇上没杀江铨,留了他一条命。

凝露掉了脸上的泪,笑着抬头问他:“我去哪?”

江铨用左手牵起她:“去江南,你最吃那的鲜鱼了。”

凝露笑起来,重重点了点头。

-

晚上杜应海过来,说皇上因宴请打了胜仗班师回朝的大将军朱绅,没留神喝多了酒,已吐了三次了,请孙灵陌过去瞧瞧。

孙灵陌没说什,随他一起去了皇上寝殿。

寝殿里,一室烛火燃得通明。几个宫女正把皇上扶回榻,给他宽衣脱靴。一人不留神拂开了皇上中衣,手指触到他结实有力的胸膛,脸立刻红得如熟烂了的柿子。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