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28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孙灵陌低着头,神色间明显不安起来, 半晌才道:“他不会病入膏肓的。”

并未正面回答秦洛的问题。

秦洛没再追问。

从黄员外府离开后, 二人继续往南走。路上看了不风景, 每一处都不会长时间停留,总是略待一待就转道去一个地方。有时候秦洛会想,如果两人这样别无牵挂地漂泊一辈子, 此生也就无憾了。

宫里的消息陆陆续续会从路人中听说,太后遗体已经与先帝合葬,害死她的凶手目仍潜逃在外, 本是要广发逮捕令才对,不知道为什, 皇帝一直都没有动静,任凭凶手逍遥法外。

慢慢地, 民间开始流传,说皇帝对太后不孝,德行有亏,并不是个合格的皇帝。

即使民间不满的声音越来越多,赵辰轩仍旧不为所动,并不肯加大力度去搜捕孙灵陌。

史书上对昱成帝生母的死亡记载得不是很详尽, 孙灵陌只知道她是在十岁左右的时候死的,死因不祥。昱成帝一生中几乎没有什污点,书上记载在案的错漏就是在其生母死后,他表现得“过于冷然”。

孙灵陌怎也没想到,对他“过于冷然”这样盖棺定论的个字,竟然会是因为她。

她以为己只是一个历史的旁观者,现在却越来越发现,她早已不知不觉中,成了这段历史的推进者。

每次听到关于赵辰轩的消息,她心里总是沉甸甸的。为了不让秦洛看来,她努力地让己多笑。掩所有异状,装作心无旁骛地与他游走在山河间。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