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14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埃尔默的唇瓣干燥又柔软,时彦只是用尖轻轻一碰,他就乖顺地打开了牙关,任由对方的头侵入他的腔。

时彦一点点舔过他的上颌,难以忍受的瘙痒如细细的电流般,从她碰过的地方瞬间席卷全身。埃尔默蜷起脚趾又紧了尾,毛绒绒的耳尖在时彦手心不住颤抖,带着铁锈气的苦涩在他尖慢慢化开。

当他忍不住半阖了眼,从喉咙里挤一声声模糊的咕噜时,时彦顺手扯开他本就松垮的衣襟。

胸前突如其来的凉意让埃尔默轻轻抖了一,混沌的大脑终于重新恢复运转,在感到时彦的手指顺着他的耳根慢慢向划去后,他突然有一点担心。

他很明白己被过度使用的身体布满了情色的印记,哪怕有好好的治疗过,熟透的欲气依旧深入骨髓。用这样糜烂又淫乱的身体去讨好长官,去请求她以此来记住己,他……真的配?

或许有不人喜欢玩弄他畸形的身体,但长官绝不是其中之一,她对他仁慈,他却得寸进尺的妄图奢求更多,他配?

“小猫,你在害怕?”

正当埃尔默无意识地陷入己的情绪时,耳旁沙哑的声音拉回了他的注意力,他偏过头,就看见时彦目光灼人,素来平静的眸子里掀起阵阵暗涛,如一场将起的海啸。

她看着他,似乎一刻,那些涛浪就会将他彻底淹没,她被他打破了冷淡又勾起了情欲,她的目光明明白白的告诉他,她想将他拆吃入腹。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zhuyuqing.com

(>人<;)